終院近年裁決 多用集體名義

【明報專訊】本港終審法院近數年不時以集體名義撰寫裁決,中大法律學者Stuart Hargreaves曾在《香港法律學刊》分析,雖然由其中一名法官署名撰寫裁決仍是主流,但2014年之前終院只在一次正審判辭以「終審法院」名義發表判決,類似情况在2014至2019年大增至12次正審裁決,包括曾蔭權案、梁國雄覆核剪布案、黃之鋒公民廣場案、QT案等。

Hargreaves歸納,終院以集體名義撰寫裁決,多見於涉及政治人物或爭議案件、裁決容易引起反對,或者下級法院明顯誤解過去終審庭裁決,令法官避免「開名」轉寫判辭。他分析,法庭嘗試在高度政治化環境下維持中立及非政治化形象,但亦可能有損法庭問責性之虞。

港大法律學院兼任教授陳文敏早前也撰文,指近年終審庭多用集體名義撰寫判決,公眾難以得知法官之間的討論,認為「為一致而一致」的裁決並無必要,對法律發展也不健康。他說,留任的海外法官「如果要消除為專制政權『背書』」,需要時可另以個人名義撰寫裁決,甚至提出反對意見的判辭。

(回歸25年 危與機)

相關字詞﹕回歸25年

跨際數位行銷, 跨際數位行銷有限公司, 跨際數位行銷有限公司dcard, 跨際數位行銷 面試, 跨際數位行銷 評價, 跨際數位行銷 ptt, 跨際數位行銷 mobile01

最近的文章

相關故事

留下一個答复

請輸入你的評論!
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

保持操作 - 在您的收件箱中查看每日新聞

zh_TWChine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