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錦威盼長輩向青年傳承歷史

【明報專訊】梁錦威是支聯會解散時仍在任的最後7名常委之一,因2020年六四集會案和支聯會拒交資料案總刑期12個月(實際入獄11個月)。對於因為悼念「六四」和支聯會工作入獄,他自言從不後悔,「其實又不是真的做錯什麼事」。他對港人有信心,認為六四的記憶和信念早已植根港人心中,不會輕易遺忘。不過,梁錦威憂慮長遠社會對六四的討論漸減,年輕一代或不認知事件,情况就如內地一般。

繫獄不後悔 「不是做錯事」

梁錦威上月出獄,其中就拒交資料,被指違《港區國安法》「沒有遵從通知規定提供資料罪」,他最初否認控罪,最終改為認罪。他解釋全因參考其他政治案件的結果,不想浪費時間和資源,認為社會對是非對錯自有公論。「我覺得是否認罪,本身不是一個原則性的問題,因為對與錯不是由法庭判斷,香港人有自己的判斷。」

37歲的梁錦威六四時年僅4歲,認識六四源於中學時感到好奇,遂自行找資料,中六首次參與六四集會,大學畢業後為支聯會當義工,2011年起擔任常委。加入支聯會的緣由,他只道十分平常,因為覺得六四很重要,有空間便多走一步。梁錦威說,加入支聯會之初,感覺入獄是很遙遠的事,「隱約有這種預計,但很遙遠,因為當時的政治環境不是這樣。經歷2019年後,就有這種心理準備」,最終因為悼六四和支聯工作而入獄。回望牢獄經歷,他說不曾思考後悔與否,心中也沒有一絲後悔。記者追問原因,他輕輕地說「件事值得做」,沉思片刻後補充道「其實又不是真的做錯什麼事」。

「政府未表違法 毋須猜紅線」

支聯會解散後的首個六四將至,梁錦威認為悼念活動將不如以往般統一,但相信即使有一定困難,市民仍會以不同方式悼念,他在當日亦會堅持點起燭光悼念,未決定具體形式。他強調,政府從未表明悼念六四違反國安法,覺得毋須猜度「紅線」的位置,「純粹悼念未必需要這樣驚恐」。他理解社會瀰漫「白色恐怖」,但認為小至在社交平台分享六四資訊、對事件的感受,已經有其作用。「很多人心裏有一種恐懼,但不要輸給這種恐懼。」

梁錦威相信,六四的記憶、信念和習慣已經植根每個港人心中,政權打壓亦不能消滅。他指出,政府一度不准市民在6月4日預訂足球場等舉動,反映當局同樣認為港人未遺忘六四。然而,他擔心長遠社會討論減少,年輕一代未經歷過六四,會漸漸淡忘事件。他舉例說,以往有傳媒到北京,以1989年王維林身擋坦克的相片訪問當地人,很多人回應稱不知道發生什麼事,他慨嘆倘下一代如沒機會接觸六四,未來香港亦會出現類似情况。他指長輩或父母,能向年輕人傳承六四歷史,「只要香港人不選擇忘記,記憶仍然可以延續落去」。

憂長遠年輕一代不認知信六四「最後都會得到平反」

已故前支聯會主席司徒華在回憶錄《大江東去》中表示「平反六四還看2022」。今年是2022年,梁錦威說難以評估何時能平反六四,但環顧台灣228事件和韓國光州事件,人們長時間沒法預料政府態度何時改變,而隨着政治環境發展終獲平反,因此他深信六四事件「最後都會得到平反」。

梁錦威提到,儘管內地政治環境惡劣,「天安門母親」每年均堅持拜祭死難者。他希望天安門母親也可看到,港人從沒想過放下六四記憶,亦未放棄為死難者討回公道。他也不會放棄信念,並稱不會離港,將繼續摸索發聲的空間,「走了就走了,有些事真的再做不到」。

(六四33周年)

相關字詞﹕六四事件33周年 六四集會案 支聯會解散 六四事件 支聯會 梁錦威

最近的文章

相關故事

留下一個答复

請輸入你的評論!
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

保持操作 - 在您的收件箱中查看每日新聞

zh_TWChinese